佛可茜激动情绪过后逐渐松开了口我却感到肩上一片火辣辣的痛我低头一看去不知何时佛可茜已经靠在我肩膀低声哭泣起来泪水打**了伤口才使得我的痛楚放大数倍我松开佛可茜捧起她的脸只见她满脸泪痕口角还残留着我的血液我一边抹去佛可茜口角的血污为她擦拭脸庞的泪水一边暗自担心是否要去打一针疫苗。

“既然都已经知道了为何不将我供出来呢?这样你就无需受这样的苦可以继续做你的**……”我轻声问道我知道佛可茜承担下罪过的原因绝非是认识到nesTs的罪恶本质想替世界和平做一些贡献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佛可茜轻咬下唇道:“你以为我喜欢蹲在这里接受领的审判吗?……我自从继承了父亲的职位后一直谨小慎微、兢兢业业的工作者努力不堕了父亲的名号我自知在才能上远远达不到父亲的程度可父亲曾对我说过作为一名管理者不需要太杰出的才能但一定要有具备杰出才能的属下所以无论是兹雷、电蜂、血蔷薇还是你我一直都用尽了心血可最终谁也没有真心替我想过……无论我是否还在那职位上父亲的基业已经毁于一旦了我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罪责。”

我盯着佛可茜察觉到她眼神中一丝躲闪随口问道:“即使这样你也没有理由维护我才对你应该知道将我保下来只会对组织不利不要告诉我你这样做的原因也是因为感觉对不起你父亲……我自认为还不至于老到像你父亲的程度。”

佛可茜抬手掩住眉角不让我看清她的面容道:“好吧我承认保你存在一定的私心……虽然很恨你以怨报德背叛了我但是你毕竟是戴安娜的依靠我与戴安娜情同姐妹不想看到她一人为你黯然神伤如果你还有一丝感激的话就请你对戴安娜好些吧。”

哥我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连零号也被我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佛可茜这种连谎言也算不上的东西能让我相信吗?她或许真的很关心戴安娜但我一个已经背叛组织的罪人凭什么能让她相信我不会背叛戴安娜呢?连我自己都无法说服我自己佛可茜为何会有那份自信?只有一个理由那便是她在说谎!

我也不说破仅仅是看着佛可茜佛可茜面色微窘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承认刚才说的都不是主要原因……当我自晕厥中醒来的时候听到了你自行承认怀有背叛的目的那一刻我真的很伤心你能理解抱有最大希望的属下突然说背叛时的心情吗?我很想跳起来将你的脑袋戳成马蜂窝!……可是随后我现我做不到脑中翻腾全是曾经与你的点点滴滴你刚加入我麾下时对我的冒犯你与兹雷、电蜂合伙拆了我心爱的蜂巢还有你借机对我进行教诲……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我与戴安娜一样都对你有了莫名的情感可是戴安娜却先于我躺在你的怀里同时作为上司的我怎能感情用事?我只能将这份感情压在心底即使你毁去了父亲的基业害死了兹雷、电蜂和血蔷薇闯下弥天大祸我也不忍心你遭受苦难或许正如零号叔叔说过的我的爱是一种溺爱并不适合统领属下……所以遭受囚禁是我甘心情愿的是我对父亲的赎罪他一生都在为组织付出可是接替他的我却做出了背叛组织的行为这种结果是我罪有应得的……谁叫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呢!”

佛可茜说完话瞥眼朝我看去却见我正仔细的包扎着伤口似乎一点也没将她的告白听进耳内心情顿时不爽之极道:“你在干什么?刚才说的话你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吗?”

“啊?不会!怎么会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呢?我听见你说你是罪有应得……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嘛!……不过你到底爱上了谁啊?”我反问道刚才佛可茜倾诉的时候被泪水浸透的伤口又痛又痒我便撕下了衣襟包扎起来虽然我知道我自身的恢复力很强但是谁知道佛可茜是不是个正常的女人平常一副激素过多的模样这伤口说不准还得炎我自然得用心包扎的仔细一些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佛可茜已经诉说完毕了我只来得及听个结尾。

佛可茜眼中再次跳动愤怒的火花这次比刚才来的更加凶猛她站起身步步逼近我唯有摆手道:“喂喂!冷静点!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再说一遍不就完了吗?”

“你下地狱去问撒旦我说了些什么吧!”佛可茜本打算伸手拔出那把红刃西洋剑却现未配备在腰间她现在可是组织要犯没可能还给她趁手的兵器吧?佛可茜唯有使出她不擅长的拳脚上前来对着我便是一脚踹出去我现在可不是那个无法提气的软脚虾即使面对k’这样的专业战斗人员我也有信心能斗个三五百回合何况是佛可茜这个被电蜂斥责为“毫无能力的婆娘”我立即闪身躲开翻身跳上房中的那张长桌接连躲开佛可茜数十次的攻击我很奇怪这婆娘的怒气既然能维持那般长久的时间若是她将这份毅力放在修行上也不至于会被电蜂看不起的程度吧。

“呼呼……”佛可茜毕竟是女人手脚开始慢下来人也撑着桌子喘起大气来我停下身形蹲在长桌上调侃道:“算了吧!你抓不住我的!真不明白连背叛nesTs的行为你都可以原谅我刚刚不过是没听见你说的话至于这么大的脾气吗?……你怎么了?不是想耍这样的滑头来抓我吧?喂喂!”我渐渐现不对头佛可茜满身大汗面色燥红她拉开了衣襟露出了大片**口肌肤人也显得昏沉起来不复刚才的精神摇摇晃晃的就似要醉倒一般我忙一把扶住她问起情况来。

“头不知为何好晕眼前也变得花花绿绿的一片光彩不但浑身无力还感觉很热……你扶我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吧!”佛可茜有些神志不清的道。

我四处看了看只觉得房间空荡荡的一片未曾见到“床”这种家具反问她道:“床在哪里啊?”

“你脚下踩的便是!”佛可茜答道她这句话倒显得中气十足。

“哦抱歉!实在没看出来这东西还是个多功能组合家具制作它的设计师一定是个很节俭的人。”我随口回答道将佛可茜横抱起来放在床上。

再细看佛可茜时她的情况比刚才更加糟糕已经无法神志清晰的说出话来只是直扯着身上的衣服嘴里直喊着“难受”她本来穿的便非常暴露大概是组织为女****特地设计的战斗服为的便是突现她高贵的身份与完美的身材上身仅用红色**围包住了紧要部分下身却是一条开叉到了腰际的红色长裙在她行走摆动间便能隐隐看见内里的紫色她此刻胡乱的拉扯衣裙顿时几乎**的呈现在我面前那细腻到极致的魔鬼身材顿时令我鼻中一热腹下蠢蠢欲动似乎有一种奇特的**被点燃我既想阻止对方继续宽衣解带以免呈现出更加尴尬的场面又很期待没有我阻止时任由佛可茜自由挥的场景。

我承认我这一刻真的很**居然对我的直属上司佛可茜产生了邪念可是一想到她原本是骑在我头上的长官此刻却妖娆的在我眼前呈现着各种媚态那种激动撞击到我的心脏几乎要令我心脏崩溃了越的想要做些什么将这种激动持续下去。

佛可茜环手搂住我的颈项用力的往她**口摁去一点也不似刚才的虚弱模样我从未想过包裹在她**围下的软肉会是如此令人窒息我**中的火焰已经被烧的旺盛起来心跳更是达到了极限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顶在了我的心口我暗道一声死就死吧抛却了所有的顾忌一把捞起佛可茜的身体在她满是香汗的身体上亲**着、**索着……佛可茜不停的在我怀中扭动着那细嫩的腰肢比在平时看的更加有韧**隔着衣裤摩挲着我的某个部位她的手远比我更加灵活多变时而在我**口轻挠时而在我背部撕抓时而抚**着我的脸颊她伸出舌头探入我口里**氐着每一个细小的空间犹如绝世妖姬一般我与她都来不及吞咽口水津液顺着接**的缝隙流出来……这一来形同火上浇油我的行为更是一不可收拾理智早就被我踩在了脚下我只知道面前的佛可茜令我**蚀骨我一手扯断红色的**围将它扔的远远的贪婪的吸**着美味的双峰佛可茜舒服的**出来整个人挺直了身子让**更加突出而我另一手却毫不停留的向下继续游走……

章节目录

拳皇本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沉若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若冰并收藏拳皇本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