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尔夫拉开绑在胳膊上的头巾正要走上场,克拉克一把拉住他道:“别太过恋战,我们是有任务的……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了我们的存在,但是尽量保留实力以应付突事件才是最重要的!”

拉尔夫点点头,看了眼倚在船舷注视其他方向的莉安娜后才道:“放心,我虽然有点冲动,还不至于在这种关键时刻无大脑,这次的任务可是迎接怒队队长归来的关键,我怎会马虎呢?”克拉克放心的放开手,莉安娜也投过来欣慰的眼神……

拉尔夫将头巾绑在头上,拉起格斗式注意着大门五郎的行动,大门五郎褪去披挂着的柔道服,精赤着上身踏前一步先动攻势,因为柔道技术都是近身动的,所以大门五郎绝不可能隔着老远做出动作,他那巨大的身躯却有着不相符的迅与灵活,仅仅三五步就已经靠近了拉尔夫。

拉尔夫长年冲锋在战场第一线,绝不可能退缩,大门五郎以靠近就是一记旋身重拳打过去,大门五郎近距离下动受身,身体就地向前一滚,不但躲开了拉尔夫的攻击,更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与对手成了近身状态。

没有过多的繁琐动作,大门五郎精湛的柔道技术立刻体现出来,还未完全站稳身子,就动天地返的近身投技,双手猛地拽住拉尔夫双肩,拉尔夫刹那间被巨力所困,动弹不得,只能随着天敌返的劲力被大门五郎摔在地上又扔上天空。

“啪!啪!”两下与甲板的巨力撞击,震的拉尔夫头晕眼花,以他的硬骨头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可他还未爬起身子就见到大门五郎已经迅就位,只等自己一站起就再次动攻势,拉尔夫不由心内憋气,马上还以颜色,一记重击对方轰过去。

根返!在重击轰在大门五郎身上时,大门五郎迅动根返,在扛住拉尔夫的攻击后,再次迅将他摔倒,令拉尔夫心内的火气更加旺盛!格斗竞技不比战场冲杀,只凭一股血气是无法获胜的,大门五郎无数次的参赛经验让他对这种竞赛熟悉无比,切近对手只是为了**对方出手而已。

拉尔夫怒吼一声,爬起身在与大门五郎近身状态下打出机炮拳,重重劲力十足的拳影顿时令对手不敢太过切近,可是越是刚强,当缓下来的时候就越是软弱,机炮拳一停下,那短暂的回气时间,立刻被大门五郎把握住机会,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是一记玉溃,随着大力向地面冲击,一拳将拉尔夫打的整个人撞倒在地面。

半晌,拉尔夫都没有爬起来,大门五郎举得有些意外,他与怒队并非第一次交手,早在九六拳皇大赛时,冰就带领怒队直杀入半决赛,那一年拉尔夫虽然缺席,但从怒队的整体实力上看,拉尔夫不至于如此脓包,仅仅几下摔击就爬不起来了,如果事实是这样,他又怎么能代替冰成为新队长呢?他没有放松警戒,扔在期待对手能够站起来给他格斗术方面新的领悟。

可是他的期待并没有出现,公证员在一段时间后公布赛果,拉尔夫被ko了!医护人员将拉尔夫抬去舱室时,拉尔夫的眼皮诡异的滚动了一下,除了大门五郎本人,没人注意到这个细节,但大门五郎知道拉尔夫不过是在装蒜罢了,向来将竞赛当作毕生崇高事业的他立刻将拉尔夫这个脓包彻底鄙视下去。

一开始就以绝强的实力ko对手在拳皇大赛的赛史上并非没有,像刚刚VIce对决陈可汗一般,对手就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何况大门五郎远比VIce要在格斗界更负盛名,这样的结果并没有令人惊奇,很快怒队中锋克拉克上场。

克拉克抬头望天,仔细倾听了一下大门五郎的位置,拉开了擒拿技的预备式,大门五郎暂时放下对拉尔夫的不满,专心致志对敌克拉克起来,这个对手与他一样有着不俗的近身攻击能力,这种对手更能帮助他提升对柔道投技的感悟。

两人同一时间向对方冲过去,克拉克动的是旋转摇篮,借着冲力一举抓住对手将对方摁倒在地翻滚,不断的以摔击给予对方伤害,可是就在克拉克探手的一刻,大门五郎却动里投!

大门五郎身子一斜,避开克拉克探出的手,从侧面迂回到克拉克的身后,一把锁住克拉克的腰部,然后用力的向地上摔去,砰的一声脆响,可以听见克拉克的骨头隔着皮肉与合金甲板撞击的特殊音效。

即使如此强烈的撞击也没有让克拉克吭声,他迅的翻起身子,以机炮拳逼开切近的大门五郎,妄想缓图后计,大门五郎刚刚就见识过拉尔夫以同样的招式攻击自己,这招的破绽他已经**的一清二楚,克拉克拳势一缓的功夫,大门五郎迅蹲下出脚,重腿踹在克拉克的脚踝上,克拉克哪里还能稳住身体,迅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就在对方上半身倒地,下半身即将倒地的片刻时间里,大门五郎出手如电,切株返以迅雷之势抓住克拉克的脚踝,再次用力的将他摔在另一个方向。

再次听见那骨头与甲板摩擦的诡异声音,克拉克已经没有再爬起来,解说员**立刻兴奋道:“看到了吗?这是大门五郎选手的连续技,没想到对于连续技的修行,已经让他领悟到将投技与打击技连续起来的地步,而且那般的天衣无缝,几乎是擦着赛规边沿创下的连续技,公证员在慢动作下看了三遍,才一致认定克拉克选手没有完全摔倒在地,大门五郎选手的攻击有效,属于连续技范畴,真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时刻啊,没想到在国际上声名赫赫的怒队两大高手在大门五郎手上这么快就败了,想必是因为任务繁忙,一直缺乏有效的训练吧,大部分格斗家在突破的时候,怒队却陷入全球反恐的热潮中脱不开身,看来他们此次大赛很可能就到此为止了,到底能不能扭转此刻的劣势,我们还是期待莉安娜选手的表现吧!”……

大门五郎心中的疑惑越清晰,即使克拉克再怎么没有突破,也不至于连九六拳皇大赛时的水平也不如呀?去年九七拳皇大赛因为真武流的横空出世,所有格斗家都有了全面大突破,是格斗界一个不可多得的鼎盛时期,随后,因为封印之战造成了大部分格斗家直到此刻也没有伤势痊愈,实力自然及不上巅峰时期的去年,但绝不会连九六拳皇大赛时的水平也赶不上,克拉克可是参加过九六拳皇大赛的选手,他的表现大门五郎亲眼所见,这有如放水一般的比赛令他很不愉快。

莉安娜双手环抱**前走进赛场,一脸寒霜,也不知是因为此刻的不妙形势还是因为担心两名被抬进舱室急救的同伴,总之,面对大门五郎莉安娜的表现就是完全无好感,直接匕一挥,一式威武军刀使出来,大门五郎被前两人软弱的表现所惑,一时不察对手的杀招,等现时再想避开已然不及,只得运气至手臂以血肉之躯抵挡。

莉安娜手中匕划出的刀气以半月形的冷冽寒光体现出来,刮在大门五郎的手臂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紧接着不等威武军刀的气息缓下来,连续一记粉碎者,以腰腿的爆力将自己送上半空,手中毫不犹豫的再次送出一记刀气,大门五郎只能再次用手扛住,一个交叉血痕出现在大门五郎的小臂上。

莉安娜虽是全力出手,无奈大门五郎就是以铜墙铁壁的防御着称,在他恰似钢铁般强硬的躯体上留下痕迹已经是莉安娜做出突破的体现了,大门五郎退后一步压住阵脚,此刻他才算见识到希顿上校的嫡传绝学,为那锋利尖锐的刀气和闪雷般的迅身影而赞叹,立刻摆开架势道:“好!比先前那两个脓包家伙要令我有兴致多了!再来!”

莉安娜没有回身,以背对着大门五郎道:“刚才那一招只是要你明白怒队绝不是浪得虚名,虽然你在赛场上胜过了我们,但你绝不可能在战场上胜过我们!不要以为冰暂时不在了,怒队就是任人捏来捏去的软柿子……”不等话说明白些,莉安娜径直走出赛场回舱室去了。

参赛人员忽然离去,公证员也只能公布赛果为莉安娜弃权认输,怒队被淘汰,**组的出线赛名单为八神队与草薙队。

赛场上独留一人无语的大门五郎,他喃喃自语道:“赛场?战场?怒队到底在搞些什么?为什么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到底此次大赛中会出现什么意外?是不是希顿上校得到了什么消息,才让怒队暗中保留实力呢?”已为人父的大门五郎心思自然圆转复杂些,莉安娜仅仅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已经让他猜出些端倪,他一边走出赛场一边默念道:“希顿上校复出、怒加重生、冰的失踪、京的失忆……这些到底有什么关联?九八拳皇大赛到底是否是个**谋呢?这几年的拳皇大赛似乎就与**谋破坏脱不了干系呀……”

章节目录

拳皇本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沉若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若冰并收藏拳皇本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