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攻击令椎拳崇手忙脚乱,东丈迅如奔雷般的攻击顷刻来到眼前,椎拳崇只得护住头脸要害,运足内气以左大臂挡住东丈这一击,强猛的冲击顿时震得椎拳崇一阵摇晃,但椎拳崇以俘获大量粉丝为目的,硬是挺住了撞击的半个身子麻的**,没有倒在地上,当即以仍能活动的右手一支身子,整个人倒旋而上,双腿连环踢打,龙鄂碎瞬间逼开近身的东丈。

即使想威风的打败对手,椎拳崇也没有失去一个格斗家最基本的理智,那就是重视对手,东丈多年来在泰拳比赛上拿的奖杯可以堆满一个房间,他本人号称泰拳王,在泰拳拳术上造诣不浅,而泰拳素来以狠辣威猛着称,最习惯使用连贯打击和膝肘连击打在对方要害部位,在近身拳术方面很少有其他的格斗术能够在杀伤力上越泰拳,而作为以能力和中国拳术为根基的椎拳崇最好的战略就是与东丈展开距离战,可以说十米之外椎拳崇必胜,五米至十米内则难分胜负,五米以内,东丈则根本没有输的理由,以他媲美喷气式飞机般的爆力,只在一个瞬间就能出十次以上过1吨的攻击。

很显然东丈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经常大脑脱线,但是站在这个梦寐以求的赛场上时,任何的错误都是致命的,必须要细致到每一根神经的跳动,而东丈恰恰易控制神经的动物,因为他是那种能够瞬间进入最亢奋状态的特殊人群,在这种兴奋神经**作下,能够挥百分之一百二十以上的实力,只见他后撤三步躲过椎拳崇的龙鄂碎,不等椎拳崇落下,大喝一声,神奇的进入了有如磕了兴奋剂般的状态里,即是一记威猛绝伦的虎破脚冲天而起,膝盖带起一阵劲风朝空中头下脚上刚刚结束龙鄂碎的椎拳崇而去。

尽管椎拳崇已经明白了正确的战略,可是在实施战略的时候有些想当然的欠考虑,眨眼间虎破脚已经袭面而来,椎拳崇牙关一咬,强忍气息突转的剧痛,匆促下施展龙爪袭,整个人化作一道锋锐的箭矢朝东丈**去,两人在空中相遇,椎拳崇右爪猛的朝东丈的膝盖上一拍,只听得一声闷响,椎拳崇猛地缩回手,面目变幻间捂住受伤的手腕倒飞回去,东丈受到椎拳崇这匆忙间的变招应对,虽然没有受伤但也停止了如潮攻势,但是占着上风的东丈却不得不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

球弹!受伤的拳崇在开场后第一次把握了制胜的关键,落地后没有理会剧烈疼痛的手腕,反而是就地一滚回避开东丈可能会到来的持续攻击,半跪在地查看形势的椎拳崇第一反应就是十米开外的东丈正急奔来,根本容不得半点犹豫,椎拳崇顺手出一记球弹,带有精神力的球形气劲仿佛有着自我意识般朝东丈轰过去,即使东丈做了微妙的规避动作,球弹居然会在固定的运动轨迹中突然转折打中东丈腰侧。

不同于已经充分感受到伤痛的椎拳崇,已经进入亢奋中的东丈居然没有太过不适的感觉,大步跟上去就要再次施展泰拳杀招,椎拳崇一招得逞便故技重施,回避一段距离就仿佛放风筝般连续不断的球弹打过去,直保持着距离的东丈连吃三记球弹,即使疼痛感不甚强烈,东丈又不是*瓜当然知道这样下去离输不远,急切间以旋风拳刮起龙卷劲风吹散连续不断**过来的球弹,但是始终拳劲始终无法触及椎拳崇,遑论给予椎拳崇伤害了,躁动不安的好战情绪已经完全被亢奋因子所挑起来,不顾一切的东丈猛喝一声,一股气息让他运自拳上,看着在前方不断施放球弹的椎拳崇就是一记必杀奥义——死亡!

刹那间一团持续旋转的强猛拳劲逆天而上形成了如同风暴般的威势,劲席卷赛场一直朝着椎拳崇推进着,椎拳崇连续三记球弹打在死亡都仿佛泥牛入海,不见丝毫起色,反而是死亡的拳劲不见丝毫的袭面而来。

椎拳崇哪里吃得下如此威势的攻击,只得在间不容下一个侧翻滚开去,死亡刮过椎拳崇的身侧,带起几缕衣角碎末。没有能力的功夫,精神力无法包裹着气劲,这凌空转折的技巧东丈可玩不出来,死亡以毫厘之差被椎拳崇避开,继续威势赫赫的朝前滚去,轰的一声撞开船舷消失在无尽的大海深处,被旋转拳劲带起的海水被卷上天空,当死亡消逝的刹那,缺少动力的海水仿佛雨水一般浇灌在赛场上,哗啦啦的浇了甲板上所有人一身。

草薙烈一手刚阳赤炎带起半式鬼烧便护住了周身,顺便保护了其他两名队友,对于当今格斗界年轻一代的实力再也不敢小看,心知即使自己全力施为,也不过仅此而已,希顿上校和坂崎琢磨更是连眼角也没有侧一下。普通的工作人员更是不堪的被带有微末拳劲的雨水揍得满地打滚,解说员边躲避着一边拍开麦克风道:“各位观众没有切身体会真的是不知道啊!表面上华丽的格斗术却能够带给生命如此大的威胁……嗷!我此刻才能了解主办方的先见之明,取消了观众席既是大家的不幸也是大家的幸运啊!”

被东丈声势极大的必杀奥义惊愕住的椎拳崇仍在恍惚中,眼角却突然一个抽搐,出于能力格斗家对于能量的敏感,椎拳崇猛然间感到一股极强烈的汹涌能量扑**而来,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东丈突破风雨如同狂暴的山洪对着他的对手倾泻着最猛烈的攻击——必杀奥义·爆烈飓风猛虎踢!

这连抬眼的时间也不足的空隙里,东丈所做出的爆力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那快连击的重拳打在拳崇身上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既有拳拳到肉的爽快感,又有骨碎筋断的恐惧感,紧接着是泰拳最具杀伤力的膝撞,伴随着巨力牵引椎拳崇被高高挑起,还不等疼痛向大脑传输,又是凌空一记下劈作为爆烈飓风猛虎踢的结束,只听得“咣当”一声,椎拳崇像被人遗弃的垃圾摔在垃圾桶里一样,撞得整个甲板都在响动,被击伤的地方自不必说,单是高空坠下又被强力脚劲的力道所带,在与纯合金甲板撞击的情况下椎拳崇已经额头裂开,血液从指长的口子中流出来……

“这……这是……这不是冰的绝学真武流的秘奥——连续必杀奥义吗?”已经完全被震撼场面所惊醒的镇元斋脱口而出道。没有人能够比他更了解东丈这狂暴连续必杀的后果,当初冰在研究连续技时就已经与作为**的镇元斋有过不少交流,本来连续技时真武流还未完成时,作为提高持续杀伤力的手段而被冰琢磨出来的,可是随着普通观众对华丽的格斗效果和一套连续技解决对手的震撼场面,让它渐渐在全世界范围疯狂的流行,也是因为此无意之为,才让拳皇大赛成为世界为人瞩目的比赛。

“咳咳!”出震撼连续必杀奥义的东丈忽然间猛咳起来,“哇”的一声吐出一滩血,这个情况令大部分工作人员不明所以,还是经验老道的镇元斋解释道:“看来东丈自封印之战后的伤势直到现在也没有痊愈,连续技本身就过多的要求格斗家本身的控制力,何况是连续必杀奥义?在身体负担过重的情况下也会伤到自身,我想起九六拳皇大赛时,冰在醉酒状态下使出还不成熟的连续必杀奥义,结果就因为身体险些承受不住而丧命,而杰斯也因此废去了双腿,从此退出格斗界……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就像生在昨天一样。”

泰利点头继续道:“当年冰在藤堂道场为饿狼队讲述连续技奥义时,东丈还不成熟,连完整的一套连续技也无法体会,但是九七拳皇大赛的封印之战后,所有格斗家都负伤在身,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进行正常的修行,转而开始静思和训练控制力,东丈也是不久前被冥王击败后才开始更深入的修行连续技,我都没想到他已经能做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伤势痊愈的话,这一套连续必杀奥义就不会出现这种裂痕了。”

可就在公证员准备叫医护人员时,场上又出现了新的变化椎拳崇并没有受到全部的必杀连续奥义,毕竟第一式的死亡被他避开,否则他即使有镇元斋传授的最具疗身养神的中国气功也比杰斯好不了多少,可他此时却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虽然满身伤痕、血流满面,相比仍在咳血回气的东丈也不见得输阵了。

“已经如此严重的伤势,还需要战斗吗?只要再给我几分钟的回气时间,我就有足够的实力击败你!与其被我打下赛场,不如就此认输来得好些!”东丈道。

椎拳崇无视东丈的话,猛然间爆一股凛冽的罡气,就当众人以为又一个临死拼搏的必杀奥义出现时,椎拳崇却神奇的掏出了个肉包子塞在嘴里……在众人睽睽瞪视下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章节目录

拳皇本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沉若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若冰并收藏拳皇本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