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的烟瘾很重,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特别依赖尼古丁。

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的第四根烟了。

她就像一个瘾君子,靠在墙边,不断地吸入尼古丁,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得到一定程度的舒缓。

当年姥爷还在世的时候,就经常教训她,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抽烟,以后结婚怀孕了对孩子都不好。

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情。

蓝溪闭上眼睛,靠在墙壁上,眼泪无声地滴落。

胸口憋闷,她吸烟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

突然,她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蓝溪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对上了陆彦廷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刚刚走近,陆彦廷就看到了她脸上的泪珠,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光。

呵,这是在为了沈问之哭

陆彦廷低头扫了一眼,看到她脚边的烟头之后,直接将她手中没抽完的半支烟夺过来,在墙上碾灭。

蓝溪抬起手来擦了一下脸,转而露出了笑容。

“陆总,现在是下班时间,您有什么指教,不妨等工作日再找我。”

陆彦廷算是亲眼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翻脸的速度。

明明上一秒钟还挂着眼泪,下一秒钟就能露出笑容和他笑。

陆彦廷低头看着她嘴唇,唇瓣上的口红已经浅了很多

陆彦廷不由得想起了刚才,她与沈问之的那个吻。

以及,那晚在海天一色里,她被沈问之压在走廊墙壁上的场景。

蓝溪被陆彦廷盯得头皮发麻,她尽力忽视这种感觉,挤出笑容来朝他挥了挥手。

“陆总,我先回家了,祝您玩得开”

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面前的男人突然发力压住了她。

她被困在他的胸膛和墙壁之间,动弹不得。

街上很安静,这么近的距离,蓝溪可以清楚地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若是平时,蓝溪自然很愿意与他调情一番,但是现在,抱歉,她真的没有心情。

蓝溪仰头看着他,嘴唇微动,“陆”

刚了一个字,男人突然将手伸到她身后,捏上了她的臀部。

这是一个色qg意味十足的动作,蓝溪被他捏得僵住。

“从第一次见面,你就在勾引我。”

陆彦廷声音粗哑,双手揉着她的臀部,嘴贴在她耳边。

“蓝溪,我给你一次机会,如何”

蓝溪没有想到,陆彦廷会这么快就上钩。

之前她听蒋思思过,陆彦廷这个人心思深沉,几乎没有女人能近他的身。

所以,决定勾搭他的时候,蓝溪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可事实证明,就算是陆彦廷这样的男人,依然抵挡不住好皮相的诱huo。

蓝溪将男人的心思摸得很透彻,这种时候,是谈条件的最佳时机。

蓝溪勾唇,性感地笑着,她抬起一只手摸上他的喉结。

“陆总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诱huo十足的动作,再加上这样的语调,陆彦廷贴在她臀部的手更加用力。

“你要什么”陆彦廷看着她的眼睛。

“我要陆太太这个位子,陆总觉得如何”蓝溪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一句话,成功地让陆彦廷眼底的温存和情yu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抽手,往后退了一步,冷冷睥睨着她。

这时,恰好一阵风吹过,五月,江城的天儿还是很冷的。

蓝溪打了个哆嗦。

“你野心不心。”陆彦廷居高临下望着她,冷冷地吐出这句话。

“是陆总要给我一个机会的,不是吗”蓝溪勾唇笑着,“我不当情人,只做明媒正娶的妻子。”

“你想都别想。”陆彦廷嘲讽地看着她,“我的太太,不可能是你这样的女人。”

“唔,那就很遗憾咯。”蓝溪做出一个遗憾的表情,耸了耸肩膀,“我和陆总没能在这方面达成共识呢。”

陆彦廷没有接话,盯着蓝溪看了一会儿,他的眼底全部都是蓝溪看不懂的情绪。

过了约莫一分钟,他转身,朝着蓝家的方向走了回去。

蓝溪看着他的背影,自嘲地笑笑。

她知道,自己的计划再一次失败了。

蓝溪踩着高跟鞋,走出这条街,精神恍惚。

第一次,她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可是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蓝芷新那个贱人嫁给陆彦廷。

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要坐上陆太太的位置,不仅仅是为了别院。

陆彦廷并没有在蓝家多做停留,实际上他对蓝芷新并没有什么兴趣。

他会答应蓝仲正的要求,只不过是因为那天通话的时候,蓝溪也在场。

这个女人,竟然有事一次又一次左右他的决定。

陆彦廷坐在车上,想着她之前几近嚣张的那句“我要做陆太太”,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

这个女人,野心真的不。

不过,比起这件事情,他更好奇的是她想做陆太太的原因。

直觉告诉他,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别院。

陆彦廷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他想起了那天在陈老爷子的生日宴上,蓝溪在蓝仲正和蓝芷新面前趾高气扬地一定会嫁给他的场景。

“呵。”

夜里,男人发出一声冷笑。心头莫名一阵燥郁。

抽完一根烟,陆彦廷发动了车子,离开蓝家。

第二天,五一假期正式结束,蓝溪正常上班。

前一天晚上没有睡好,蓝溪的气色不是很好。

到办公室之后,da扫了一眼蓝溪,“放假没休息好”

“昨天晚上失眠了。”蓝溪怔了一下,没想到da会关心她。

“嗯,没什么,老样子,你先去给陆总送杯咖啡上去。”询问过后,da对蓝溪下了吩咐。

蓝溪点点头,起身朝着茶水间的方向走去。

早晨,茶水间的人很多。蓝溪从消毒柜里拿了咖啡杯出来,走到咖啡机前。

刚停下来,就听到了周围同事的八卦。

公司里,茶水间和洗手间,简直就是八卦的天堂。

“刚才来找陆总的那个女人,你们看见了没”

“看见了真漂亮,气质太棒了”

“我觉得她很有可能是我们未来的老板娘诶”

“也不一定啊万一陆总看不上她呢”

“切,陆总看不上她,难道看上你吗”

蓝溪平日里对茶水间的八卦话题并不感兴趣。

但是这一次,她却听得走了神,直接导致滚烫的咖啡洒在了手上。

灼痛感传来,蓝溪终于回过神。

她从旁边的纸抽盒里抽了几张纸巾出来擦了擦手,然后换了一个杯子的重新调咖啡。

调完之后,她端着咖啡走进了电梯。

听刚才那些同事八卦,似乎是有女人来找陆彦廷了。

蓝溪之前打听过陆彦廷,这些年,他身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女性出现。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蓝溪走到了陆彦廷的办公室。

停在门口,她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里面很快传来了他的回应“进。”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沙哑。

蓝溪推门走进去,果不其然,办公室里了一个女人。

蓝溪的目光迅速从她身上扫过。

那个女人一头黑长的头发,气质绝佳,此时此刻,头发有些乱,脸上挂着可疑的红晕

蓝溪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了,她完全猜得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总,您的咖啡。”她毕恭毕敬地将咖啡放到办公桌上,然后准备退下。

“再去泡一杯。”陆彦廷似乎是在有意为难她,她刚转过身,就对她下了命令。

“噢。”蓝溪很淡地应了一声,准备离开。

“不用了,你忘了吗,我不喝咖啡的。”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女人开口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但是蓝溪听了却觉得矫揉造作。

“那就倒水来。”陆彦廷再次发声。

倒水蓝溪捏紧拳头。

如果之前还有不确定的话,那她这次可以百分百肯定了陆彦廷就是在为难她。

他办公室就有饮水机,却要她去楼下倒水端上来

“彦廷,不用了,我等会儿自己来就好。”蓝溪沉默期间,女人再次开了口。

她走到蓝溪面前,友好地笑笑“别管他,你先去忙吧。”

“噢,谢谢。”蓝溪很有礼貌地道谢,随后从他办公室离开。

陆彦廷坐在椅子上,看着蓝溪的背影,目光晦暗不明。

她刚刚那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他还真是不习惯。

蓝溪走后,顾静雯再次走回陆彦廷面前,“彦廷,我们”

“我还有工作,你走吧。”陆彦廷的声音里没什么温度。

“好,那我不再打扰你。”顾静雯捏了捏拳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陆彦廷并未回答她的问题。

顾静雯自知问不出什么所以然,只能离开。

章节目录

若爱有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陆彦廷蓝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彦廷蓝溪并收藏若爱有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