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处唯有屏幕仍发着亮光,而上面的时间正一分一秒的流逝,郑然握紧手中的枪,她知道若是此刻再不解决虎子,她们几都将葬身于此。

可一片漆黑,谁也看不见谁,让郑然无从下手,她闭上眼睛,用耳朵聆听,此刻她感觉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屏住呼吸抬起了手枪,就虎子粗重的呼吸声她耳边逐渐放大的时刻,她果断扣动了扳机。

一声闷响,郑然借着月光眼睁睁的看着身材魁梧的虎子倒了自己面前,她颤抖着丢开手枪,深吸了两口气平复着呼吸。

“若寒,若寒,”黑暗中她看不清林若寒和宋思卉哪。

“们这里,”宋思卉语气艰难的说道。

“宋姐,若寒,”郑然掏出手机借由着手机的亮光找到了蜷铁箱旁边的两。

“走们快点离开,”郑然正欲拉起斜靠铁箱边的林若寒,却发现她面色苍白,虚弱的无法站起。

“若寒,怎么呢?”郑然半蹲下/身子,抹掉额前的汗水,紧张的察看着林若寒的伤势,却发现她的脚踝处已经积了一滩血水。

“她受伤了,刚才救的时候,”宋思卉微叹了口气,语气也虚弱无力。

“若寒,醒醒,别睡啊,”郑然轻拍着林若寒的脸颊,她却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背起她,快点走,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宋思卉语气冷静,冲着郑然叫道。

“恩,”郑然点点头,反身将林若寒背起,转身准备离开,却发现宋思卉独自斜靠铁箱边一动不

动。于是她很是不解,急忙回头,焦急问道。

“宋姐,走啊,怎么不走。”

“快走,马上来,”宋思卉咧开嘴,强撑着身子从扶着铁箱站起身子,因为房间太黑暗让郑然看不清宋思卉的模样,让她更加急迫。

“走啊,一起走,”郑然抬起林若寒,左手就要去拉宋思卉,却被宋思卉决绝的甩开了手。

“宋姐,快啊,”郑然语气焦急,离爆炸时间越来越近,宋思卉却迟迟不走。

“的脚也受伤了,不想拖累,”宋思卉重重叹了口气,语气沉重。

“宋姐,不会抛下,要走咱们一起走,要留咱们也一起留,”郑然手臂扯住宋思卉,搀扶起她,费力的往楼下移动。

“郑然,时间不多了,们还是快走吧,”钻心的疼痛感从宋思卉脚底传来,她跛着腿靠着郑然用尽全身力气往楼下移动。

“绝不会抛下的,”郑然握紧了宋思卉的手臂,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她嗅到了浓郁的危机感正蔓延。

“这样只会做只会让们三都死这里,”宋思卉眉头紧皱,悠悠的说道。

“不管,反正只知道决不能丢下,”郑然语气坚定,眼神凝重,做好了共赴黄泉的打算。

正这时,吴奎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从厂房内传出。

“宋队,郑然,们哪?”

宋思卉和郑然同一时间松了口气。

“奎哥,们这里,”郑然举起手机,大声冲着远处叫喊着,用微弱的亮光引导吴奎找寻到她们。

寻着亮光吴奎赶到了郑然宋思卉身边。

“宋姐受伤了,楼上有炸弹们得快点赶出去。”郑然指了指腿上有伤的宋思卉紧张的说道。

吴奎点点头,麻利的将宋思卉拉到了他的背上,背起她快速朝着门口跑去。

四刚一跑出工厂,整间工厂瞬间燃爆,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夜空。郑然趴不远处的草地上,满脸黑汗,心脏还剧烈的跳动。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将林若寒和宋思卉抬上了救护车。

“若寒,坚持住,”郑然紧握着林若寒的手掌,看着脸色苍白陷入重度昏迷的林若寒不停的喊着。可无奈的是林若寒丝毫没有反应。

“病失血过多要马上做手术,”刚送往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林若寒的腿伤,立马得出结论。郑然握着林若寒的手跟着她推着她的病床往手术室送去。

“病家属外面等着,”护士拦住了心机如焚的郑然,把林若寒推进了手术室。郑然门口来回踱着步子,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若寒,一定不能有事,”郑然口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也顾不得自己一头的汗水。

“放心吧,林小姐一定会挺过来的,”吴奎走到郑然身边,轻拍着郑然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恩,希望如此,”郑然坐到一边的长椅上,双手合十,双脚却害怕的不停颤抖着,即便是大辉以前用枪指着她的头,即便是夕的子弹射离自己心脏几公分的位置。即便是林若寒被大辉抓走,都没有像如今这般害怕。

手术室的灯灭了,郑然立刻从长椅上跳了起来,“医生,若寒她怎样了?”

“手术很成功,病已经渡过危险期了,”医生的话音刚落,郑然心口大石瞬间落地。因为劳累的她

一屁股坐到了回廊的地上。

吴奎走到郑然身边,一把把她从地上提起来,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还不快去看看。”

“,,”郑然站原地,许久不动。

“怎么呢?小然?”吴奎不解的问道。

“若寒要不是为了也不会受伤,真的很没用,做事情爱逞强,又没组织纪律性,这次不但害了宋姐还害了若寒,现没脸去见若寒,”郑然低着头,一副犯了错误的模样。

“傻孩子,这次的情况这么危机,换做是谁都会不顾一切的,”吴奎拍拍郑然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可是,”郑然抬眼看着吴奎,眉头紧锁,虽然他们这么说,可是她冲动的性格确是让她吃了不少的亏,这次还害的林若寒和宋思卉受伤。

“别可是了,先进去看看再说吧,”吴奎一把把郑然推进病房,郑然一个踉跄站稳了身子,看着躺病床上还陷入沉睡的林若寒,心口一阵刺疼,她咬着唇,尽量放缓着步子走到林若寒身边,她的脸因为失血而苍白,她的眸紧闭着,纤细的手臂正打着点滴,郑然握紧了林若寒的手,夏日炎炎,可林若寒的手却透着凉意,传入郑然的心底。

深深的愧疚与自责此刻涌上心头,她低头将林若寒的手掌紧贴着她的面颊,希望把热度传给林若

寒。

不知过了多久,郑然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林若寒,直到那双美眸睁开,她避开与林若寒的对视,低下了头,如犯错的小孩准备接受老师的惩罚。

“小然,没事吧?”林若寒眉宇微蹙,怔怔的看着郑然,见到她没有受伤自己便是心安了。

“当然没事,只是害的受伤,”郑然低着头,眼睛上抬,偷瞄着林若寒脸上的表情,她的内心却依然充满愧疚。

“傻瓜,这也不能怪,”林若寒嘴角勾起,微微一笑。毕竟郑然还小,况且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相信郑然会成熟不少。

“们都能够原谅,可是原谅不了自己,”郑然一下子从病房的床上站了起来,双手拽着拳头,很是激动。

“冲动,任性,鲁莽,肆意妄为,害了们,”郑然低垂着眼皮,悠悠的说道。

“可是最后也是因为的果断,当机立断杀了虎子啊,”林若寒抬眼看着郑然,语气中肯。

“所以是救了大家。”

“救了大家?”郑然瞪大了眸子,一脸不可置信。

“没错,是救了们。”此刻门被吴奎推开,宋思卉坐轮椅上,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虽然这次行动事发突然,可是郑然也表现出了良好的心理素质,并最后杀死了虎子解救了和林小姐。”

“是啊,小然,这次真的挺勇敢的。”吴奎冲着郑然竖起了大拇指。

“若寒,这么说说不怪是真的,并不是安慰?”郑然被大家这么一夸开心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乐呵呵的坐到了林若寒身边。

“是啊,小然,这次能够杀死虎子的功劳最大,”林若寒抚摸着郑然的脑袋,笑着说道。郑然开心

的靠林若寒肩膀上,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

“小然,有兴趣回警队吗?们需要啊,”吴奎咧开嘴,笑着问道。

郑然和林若寒有默契的互看了一眼,两十指紧扣,郑然昂着小脑袋悠悠的说道,“虽然的志向是做个好警察,可是如今最想做的事情是和爱的一起回到田间小屋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既然小然这么说了,们也不勉强,宋队需要休息,们先走了,”吴奎傻笑着挠了挠脑袋,推着宋思卉离开了病房。

空荡荡的病房内,瞬间又只剩下郑然和林若寒两。

“若寒,知道吗?刚才进手术室的时候,瞬间感觉天塌下来了,真的好怕失去,”郑然鼻子一酸,眼睛红红的。

“知道的重要了吧,看以后还敢不听的话,胡乱做事,”林若寒柳眉一挑,拧着郑然的小耳朵,悠悠的说道。

“恩,恩,以后一定全全听老婆大的,”郑然不停的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等脚伤好了,咱们出去旅游吧,环游世界。”林若寒看着郑然阳光般的笑容也被这孩子感染的笑了起来。

“好,去夏威夷冲浪,去巴黎看铁塔,去日本爬富士山,”郑然挥舞着手臂,语气轻快。

“有钱吗?”林若寒挤着眉故意想逗逗郑然。

“有啊,”郑然拍拍胸脯,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很快脸上露出嬉笑,搓着手掌一副狡诈的模

样,“当时玄武堂当副堂主的时候可是捞了一大笔油水。”

“好啊,这小鬼还敢背着存私房钱,看不收拾,”林若寒麻利的拧住郑然的耳朵,用力一扭,疼得郑然吃牙咧嘴的。

“老婆大饶命啊~饶命啊~”幽长的回廊里回荡着郑然和林若寒的对话声,却充满了幸福的气息。

作者有话要说:剧场版完结啦。嘿嘿,小白还是会不定时的思考些剧场版的剧情,下次剧场版再会。

小白新文《为爱赖定你》《为爱赖定你》←戳一下穿越到此文,轻松纯爱文,望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小白~

章节目录

当冰遇上火(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小白NO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白NO1并收藏当冰遇上火(GL)最新章节